你是我的玫瑰

山花/魏白/魏大勋🧡

再发几张单人的 啊哈哈

郝帅秋秋&全能rap🌟恋爱合照📷

(app:ZEPETO)

捏两位老师捏了一晚上!!!

山的特征泪痣和眼睛脸型都很好抓 花花就怎么捏都不太像😂尽力了

很累 求小心心!

这两天微博的事情真的让我想安利一波我的初恋 站的第一对RPS 东唐 蒸煮扛了整整十二年的大旗啊😭。第一张截图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看过 大东那时候无名里的专属于他的相册叫“文化人情温暖特辑”藏了唐禹哲真名在里面 多么隐晦美好的恋爱气息啊😭🍋

昨天微博上闹的一片沸沸扬扬的时候 唐禹哲直接发了一段他们一起玩的视频

我们关系好 要好的坦坦荡荡 多美好

他们现在还像初恋一样甜 我真的太开心 这么多事情都变了,他们还没变😭。

真的希望我现在粉的cp也可以和他俩一样。

看完预告差点笑死 我他妈一个同时吃山花和锤基的人 看到山花两个人举喵喵锤了 我他妈快笑死了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到播出的时候我要疯狂截图

这个不打tag 嘻嘻

#八倍镜女孩#云可以看到是同一天哟ww稳 山花 is real!

我原地自杀!!!!花老师在11:55分左右定了闹钟提醒自己发微博!!!!!!直播里听到了!!!!!爆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甜啊!!!!!!我死了!!!!!!!

!!!啊啊啊啊啊啊打打闹闹

这个逆光的发光的轮廓太令人死亡了。山老师如果没戏的话应该也在看吧 他实在太好看了。

花老师桌面是山给他拍的。卧槽。
(cr 魏大勋魏来站

【魏白】润唇膏

*超极小的小甜饼
*梗的来源不用说了吧!
*甜过蒸煮是这辈子都不可能的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苍了天了。



这是魏大勋心里唯一能蹦出的几个字。他的白白正握着一管润唇膏抹嘴,抬起湿漉漉的下垂眼一脸无辜地看着他,末了抿一抿亮晶晶的唇瓣,用修长白净的手指旋上盖子。脑子里好不容易措好词的陈述全部漏走了,魏大勋手上拿着证据照片扇了两下,想扇走脑子里蓦地涌出的危险想法。



再瞟一眼,那该死的润唇膏在他嘴上怎么看起来这么……好吃?而且他记得那东西明明是无色的,怎么涂上这么红,还闪闪亮亮的?



“癌呀,第一次当K吧?给这傻孩子脸都憋红了。”
傻孩子一脸懵逼地在一阵哄笑中终于回过神来,反射条件地又看向左边,他的白白正锤着桌子笑出了一脸褶子。



嗓子发紧。




好不容易找回思路,魏大勋磕磕绊绊地分析完手里的照片,却把后半段搜到的重要证据完全忘在脑后,收获了自己儿时偶像的一通暴风嫌弃,悻悻地回到座位上咧出一个掩饰用的公式大傻笑,随即捂上嘴,心里的小人疯狂槌胸。心脏咋跳的这老快,难道真是做贼心虚了?




他一向自诩大智若愚,面上稀里糊涂但是无论工作还是人际关系都心如明镜,想做个演员,却阴差阳错成了综艺大咖,但顺水推舟,曲线救国,靠着随和赤诚的表现倒是拿到了一些不错的资源。别的综艺里他随心所欲放出心底的那只大金毛,把胜负欲抛在脑后,但是今天不行。



第二季当凶手被平民全票投出,当侦探被凶手零票溜走,搞得第三季水了五次的平民,魏大勋咬着后槽牙暗念,我一定要雪耻!



哪知抬眼正对上那人了然的眼神,完,又挂相了。



场景太大,节目组恢复现场的中场休息格外长。魏大勋美其名曰想探探口风,端了一碟子小零食嬉皮笑脸地敲白敬亭休息室的门。敲了一分钟里面还没动静,不由得沉不住气地握住门把手,却猛地被突然打开的门带得一个趔趄进了房间,手里的坚果都蹦了三颗出去。



“嘎哈?正眯着呢。“北京小爷眼睛都没完全睁开,一口被自己带坏的京腔大碴子也带着低沉的含糊,懒懒地瞧了来人一眼,也不想理他,转身就瘫进沙发。



魏大勋把“那算了“咽回肚子里,小心翼翼关上了门,又揣着自己都没搞懂的惴惴不安的心情挨着白敬亭蜷起的腿坐下来。他一直觉得也许是因为他的脸过于精致,他总不能盯着看太久,这会儿趁着他闭眼,倒是放肆了起来,在小孩摘了眼镜的睡颜上睃巡。



啊,那种感觉又来了,盯着看的久了,他的脸就发起烧来,这回在安静的房间里,心跳好像也一起打起鼓来。



魏大勋突然又想起来那管润唇膏,倒是就放在房间那头的化妆台上,他刚要站起来拿,突然感觉腿上一沉,白少爷一脸理直气壮地把腿搁在了自己身上,向下找了个舒服角度的彻底北京瘫了沙发里。



魏大勋脑子嗡的一下,突然感觉需要往后坐一坐……



他惊讶地发现白的脸上几乎不可见的微笑,一瞬间好像被丢进了葡萄味汽水里,细小的泡泡哔哔啵啵地炸裂开来,微微刺痛着皮肤,星星坠落到手心里点燃了什么,捂在心口,在心里放起了烟花……



也许,是,恋爱了?



想明白的那一秒钟一切都合理了起来,魏从心压下快要喊出声的冲动,不动声色地握上那双裹在肥大裤子里细得有点过分的腿,往外挪了挪,酝酿了尽量平常的语调,“要不躺哥哥腿上睡吧你那姿势对脖子不好。“



一句话说得奇快,好像慢一点心脏就会从喉咙口飞出来似的,连带着迫不及待想说的表白。



白敬亭噗嗤笑了一下,像往常一样不给面子地拍开了魏大勋的手,却被他一下抓住了手腕,干脆调了个头躺在他大腿上。



白衬衫少年又抬眼看他,没有眼镜的遮挡,魏大勋第一次这么近地直直望进他眼里,他的双眼皮折痕由窄到宽,有一种近乎幼态的可爱,眉毛和鼻子是一如他个性的英气,脸型和那颗泪痣是跨越性别的魅惑。他是如此矛盾而合理的结合体,他看傻了,笑了起来,眼睛里也溢出了星星。



“魏大勋”,白被盯得实在不好意思,背过身把手收回去,魏大勋也不放手,他就把脸埋到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里,“还让不让我睡觉了?”声音闷闷的。



“不让~”,魏大勋看着怀里的白白变成了粉粉,捏了捏他发烫的脸,终于找回了厚脸皮,“白白你的润唇膏哪买的?真的看起来很好吃……阿不是,很好用,等下借我试试…”



粉粉用一个吻打断了他的话,梗着脖子拧着黑背心把他拽下来,柔软的嘴唇嘟起来贴着他的摩擦,把嘴上亮亮的润唇膏分给他一半。





“现在就给你试试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抛砖引玉 第一次产粮真的写得很烂
给大大们递笔